阿离_リン廢Mao推

爱着纸片人的自己是开心的

很方张,几个玩es的盆友吃的都是我逆家(die

感谢组织没有嫌弃我的贴图技术(捂脸

和木鹤纸@活在梦里:

和朋友一起贴涂鸦!所有人的视角都有(除了我)
律师 阿离 @阿离_镜音1227诞生祭
医生 初晓 @破晓
园丁 吾月
社工 我
杰克 星雨 @星雨不明白为什么要取正经名字
我们是来自正直无比的群的正直无比的人(?)
后面几p花絮

毛毛生日快乐😭😭😭🎂🎂🎂❤️❤️❤️

我果然不适合萌cp
无论热门冷门

还是乖乖当个术力口人设厨吧

说不定哪天亲爹亲妈就诈尸投稿了呢

颓.jpg

【2007.12.27-2017.12.27】
很迟很迟的生日祝贺!!
リン,レン,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十周年生日快乐!!!

从很早很早之前,在听着world is mine,还没有认识镜音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听炉心了,那时候还不认识miku以外的歌姬们,自然也不知道原来炉心的原唱是铃酱,现在想想还是很想笑自己www

再后来,大概是13,14年的时候,在优酷看魔法未来演唱会的时候,无意间点开了一滴的四季折の羽,被歌曲和pv虐得眼泪哗哗流,也以此为契机看了很多双子三大悲剧的手书qwq
恶系列,心系列,巡回系列每一个都虐得心肝疼x也因此深深的喜欢上双子两个人,听了很多他们的歌,喜欢讨厌,雨梦楼,东京泰迪熊,再教育等等现在也依旧很喜欢的歌。

虽然当时还不懂得p主的概念,但发现自己当时听得最多的果然还是一滴和Neru的歌啊www

直到去年,Neru投稿了铃酱的脱狱,让我第一次点开了Vocaloid周刊,并开始踏进ボカロ这个大圈子里。每个星期都在等着奈帆的投稿,逛着评论区和别人一起毒奶,在ab188136bbs里关注着各种各样的ボカロ相关。

再到今年的暑假,意外的因为初晓的私信加入了镜音的一个群,在里面认识了很多一起喜欢着镜音小天使们的同好们www一起聊了很多很多关于铃酱和连君的话题,喜欢的p主的话题ww

在今年的最后,也迎来了铃酱和连君两人的诞生十周年的日子!虽然今年一直在断断续续着画着生贺,但还是因为个人的原因没有太好的完成度qwq

第一个十年并没有一直陪伴着你们,但希望以后的每一年诞生日我都能陪伴着你们!

我永远喜欢镜音リン·レン!!!
(悄悄放上自己丑丑的生贺

十分ky的发言x

首页太太都跳坑了sad

然而真的不想入凹凸,看着每天关注被推荐的一片凹凸寻思自己是不是又该换个坑待着

2018食用说明

你好这里是阿离!
是一个既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只会每天窥屏太太动态又不敢勾搭的小透明(´д⊂)
入过很多坑也退了很多坑,目前在坑的:

es:主刷栗子毛不拆不逆【重音】。不拆栗毛其他cp基本可以接受w(但还蛮喜欢涉友和宗兔(

ボカロ(Vocaloid):铃废一个,主百合all橘+蕉橘, 主推葱橘=萝橘=蕉橘,p主墙头多,本命一滴NeruNbuna。墙头多铃废junky啊Deco啊椎名啊都很喜欢!
(最喜欢拿不拿的夏曲一滴的合唱曲和Neru的中二曲(bushi

aph(半退),不刷了但还在坑的↓
极东偏菊耀:喜欢老爷爷们的爱情,细水流长,一如既往。

瞬遥:混贴吧时的第一个cp。入圈初恋cp。以此为契机认识了一群圈内好友。等haruka什么时候在pm动画再出场时我大概会哭出来吧

手游坑:目前是es(毛p  邦邦新人  七日之都的辣鸡指挥使(

欢迎勾搭x

【英米】晚安吻

最后一天的考试了xx忍不住来摸个鱼xx
☆OOC有
☆英x子米(大概

亚瑟坐在木制的躺椅上,手里捧着的是莎士比亚的诗集,橘黄的灯光撒在他周围,老式钟在“咔咚咔咚”不停地响着。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了,打开门啪嗒啪嗒跑过这边的脚步声。穿着睡衣的孩子手扒着门框,露出头,“亚蒂,我洗好了。”

亚瑟放下诗集,向他招招手,“过来,阿尔弗。”

孩子听到后又啪嗒啪嗒地跑过去,手脚熟练地爬上亚瑟的大腿上,背靠着亚瑟坐下,甩甩脚,两只毛绒绒的小熊拖鞋便是东一只,西一只。

亚瑟拿起阿尔弗雷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将毛巾盖在他软软的,还没干透的头发上,双手轻轻地替他擦干着头发,同时轻声训斥着:“下一次不允许这么晚再洗澡了,这个时辰好孩子应该乖乖躺在床上睡觉了。”

老式钟也恰时地响起整点的钟声,仿佛在提醒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失落地垂下头,声音低低地回答道:“是的,我下次一定会按时睡觉的……”

看着孩子低落的神情,亚瑟也没有了继续教训的心思,或者说他一开始就没有要严厉地批评他。阿尔弗雷德的粉色小熊睡衣松松垮垮地穿在他身上显得略大,亚瑟一边用手梳理着阿尔弗擦干后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想着需不需要替他买过另一套。

但阿尔弗似乎是累了,整个人放松地躺在亚瑟怀里,眼睛也半睁半闭。亚瑟停下手的动作,俯下身轻轻地在阿尔弗脸上印上一个晚安吻。孩子身上有一股沐浴露的乳香味,这让亚瑟沉迷了,他一点一点地,轻柔地吻着阿尔弗,直到他的唇碰上了阿尔弗的嘴唇。他喜欢并享受着亚瑟这样的行为,尽管他不懂这与晚安吻的区别。

但亚瑟很快就退开了。他小心翼翼地抱起阿尔弗。

“Good night.”

随笔

Oh shit!那家伙真是烦死了。

亚瑟柯克兰每天都这么想着。

他的大男孩似乎对周围的事情太过于上心,任何一点小事都能引起他的长篇大论,包括他今天穿了什么图案什么颜色的胖次。

但是,能用kiss的方式来阻止他的喋喋不休滔滔不绝,看着他最后被吻得只顾的喘气,满脸通红的害羞模样,柯克兰先生突然觉得一切的忍耐都是美好的。

不是吗?

既短小又渣文笔_(:з」∠)_
第一次写英米怕OOC(哭唧唧
希望中考笨蛋夫夫保佑我英语过关(继续哭唧唧

第一次知道这个节日莫名很开心啊,原来有这么多人都和我一样爱着黑塔呢w

今年暑假大概7月正式入的坑,到现在才3个月左右吧。这三个月里,每一天都在不断的了解着更多的黑塔利亚,从一开始只认识只厨耀君到现在的全员厨,感觉自己也变了很多呢。(笑)

不得不说,黑塔令我对攻略枯燥的世界史和政治有了动力。虽然天朝对aph看法各不同,也有很多质疑与不赞同的声音,但黑塔真的让我学到了很多。

感谢本家创造出黑塔利亚,感谢二次元,能让我们遇见他们,然后能够一如既往地爱着他们。

以上大概是自己的一些感想之类的呢,有点蠢的样子啊_(:з」∠)_